人之所以能活著,是因為肉體與靈魂---也就是假我和真我---能夠相投相合,一旦肉體不能用了,二者分離,這個人也就死了。 

 

 

靈魂學者說「靈魂不滅」。人死了之後,有形有相的肉體來自物質世界,於是又分解回到物質的世界裡;但是來自瑤天的靈魂已不知回鄉之路,於是只好遊蕩作祟,或是隨著自己的緣分,再找個肉體投胎居住,造成輪迴(註),至於作惡多端者,則打入地獄飽受刑罰。 

 

 

造物在為了要讓我們能夠回鄉團聚,想盡了種種的辦法啟示、開導、接引我們,「道」與「教」就是這樣來的。 

 

 

在我們的地球上有個最高的山脈、喜瑪拉雅山,地理學上稱它為「世界的屋脊」,佛家稱「須彌山」,中國人有的稱「崑崙山」,全球地脈由此延伸。約在兩千多年前,上天以此山為中心,降下五教---儒、道、釋、耶、回,如手之五指;而天命道統的延續是早在開天闢地生人就有了的。一條金線依著此山?延不絕,貫穿教門,以超然的立場,一代一代暗傳至今。 

 

 

古代,由於時代背景、社會狀況、地理環境之不同,故特派五教聖人,因時、因地、因人各化一方。綜觀人類的文明史,各宗教皆有其偉大的歷史使命,由於各教門徒各自努力,宏法利生,匡正人心,使很多人在物質文明極度發達的現代還能秉持一顆淳樸的愛心、良心,造福人群。 

 

 

上天慈憫,以宗教善化的力量來和人世的欲(慾)海狂流相抗衡,同時也預先在各教經典中留下種種印證,以便在時機成熟,大開普渡時證明天道為真。這也就是為什麼各教之中皆有其不能解釋的欠缺處:佛門中人不知何謂「正法眼藏」,儒士亦不懂什麼叫「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矣」,道家難詮「谷神不死  玄牝之門」,回教信徒不知如何「停留於十」,基督教也不曉得哪裡來「聖靈與火的冼」。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線索一齊指向回天之路---真理天道。

 

 

在古代,因高山峻嶺、汪洋大海、無垠沙漠,以及語言、種族、風俗習慣的隔閡,釋迦佛只能在印度宏揚佛法,孔子只能在中國宏揚儒學,耶穌只能在巴勒斯坦宏揚福音,穆罕默德也只能在阿拉伯世界宏揚伊斯蘭教理。現今的時代,交通工具便捷又迅速,高山、大洋、沙漠不再成為阻隔了;而通訊技術大為進步,人類學識大幅增進,以至於語言、種族、風俗習慣也不能阻礙人與人的溝通。空間距離之近,甚至以「地球村」來形容。這正是大開普渡的好時機!

 

 

換言之,五教就是為著天道舖(鋪)路的。末世眾生只要具備寬大睿智的胸襟,能悟五教同源、五教一理,不自限於經典文字、教門形式的桎梏,就能得聞大道。這些根基厚、善緣深的人若是勤勉修道,終究能成道歸鄉。

 

 

釋迦佛講經說法時,告訴座下諸眾,末世將有彌勒下生,大開普渡,辦理收圓。世尊說是語已,座下無量大眾以及諸天八部雷神即頂禮佛足,繞佛千次,並發大誓願,願於未來捨此身助彌勒佛同辦修圓。

 

 

或許,佛說此經時就有您我參與其中,亦未可知。

 

 

註:「輪迴」的說法普遍不被現今的基督徒所接受,因為聖經上沒這麼講。於是他們勉強解釋:人死了之後都在一個地方等待末日的審判,至於人在未生之時從何而來則難以交代。最近經過一些西方的聖經學者專家多方研究考證之後,這個問題有了突破性的發現。我們且看<<耶穌失蹤之謎?>>一書的說明。

 

 

「公元三百二十五年,君士坦丁大帝把羅馬帝國境內遠近各地的三百多名主教召集在尼西亞,開了一次全(國)基督教的大會。君士坦丁的目的在於促進教會與政府之間的團結。在這次會議中,彼此同意對教會的教條做若干增減。這就是尼西亞教條,正式宣佈耶穌為上帝的獨生子。」(第41頁)

 

 

由創世記六:4  神的兒子們……可證實前述尼西亞教條是因為後來的人為因素才擬定的。「聖經上也被刪除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早期的基督徒是相信轉生輪迴的,從前的猶太人相信,現在正統的猶太教仍然相信。(按:猶太教是基督教的前身)此一教義在基督教的教條裡,一直維持到公元五百五十三年的君士坦丁堡第二次教會會議為止。」「但是我們仍然在聖經裡面瞥視到有關暗示著轉生輪迴的蛛絲馬跡。例如耶穌說施洗約翰就是以利亞(馬太福音十一:11~14)當耶穌問:『一般人說我是誰?』(馬太福音十六:13~14)他並不因為學生說一般人以他為古代先知中之一位轉生再來而加以改正。」(第42~43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ktakhongkong60 的頭像
boktakhongkong60

聖經與天道

boktakhongkong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